繁体版 简体版
书网 > 都市小说 > 成败之名 [赛车] > 第98章 番外一 if线

似乎每年的暑假都如这般燥烘烘,热浪翻涌,几只蝉趴在树上叫个不停,气象局一天要弹好几个橙色高温预警。

好在卧室里安了空调,吹出的是二十六度冷风,还自带平衡降噪。

但骆其清还是被热醒了。

遮光窗帘拉得死紧,他迷迷糊糊睁开眼,一时间甚至都分不清黑夜白天,只知道浑身都是汗。

再一翻身,骨头差点要直接散架。

“嘶…”

他扶着腰倒抽一口凉气。

酸痛让脑子清醒了点,于是他抓住残存的一丝意识,伸手去摸床头柜的手机。

十点零五,不算太晚。

如果不是微信立马逮着机会弹出二十多条未读,他估计下一秒就要闭眼。

【宇宙大爆发:还去老地方吃啊】

【宇宙大爆发:周棘有啥忌口不?】

【宇宙大爆发:九点半了,您该不会还没起吧】

【……】

最新一条消息是三分钟前。

【宇宙大爆发:大爷,您这是午餐准备变晚饭了?】

靠。

骆其清顶着横竖乱飞的头发,从床上艰难坐起来,赶紧先给邢宇回了消息。

盯着被子发呆两分钟,他才又想起来伸腿去动了动旁边的人。

“周棘,起床了。”

这家伙是三天前到他家的。

骆其清猜测是因为前段时间两人打视频的时候,自己故意温言软语说了几句想他。

想是真的想,不过他更想看周棘无可奈何的模样。

哪知道这人行动力这么强。

所以现在暑假才刚过去一半多点,周棘就已经连人带行李入住他家。

骆其清都不好意思回忆这几天过得是什么生活。

这不,脚刚伸出去,又是一阵从腿到尾椎骨的酸爽。

说到底还是忘记邢宇今天约他们吃饭,不然昨晚肯定不会鬼混到三更半夜。

还躺着的家伙嗯了一声,却是捉住他的脚踝。

可能是觉得太凉,又放进怀里捂着。

“待会还要跟邢宇吃饭。”但骆其清也没急着把腿抽出来,“速度起床。”

周棘:“嗓子怎么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明知故问。

骆其清开了床头灯,没好气地说:“还不是你弄的。”

“没有吧。”周棘撩起眼皮看他,眸里尽是懒散的笑意,“你昨晚明明才去了……”

“停停停——”骆其清反应极快,立马抓住枕头蒙他脸上,强行闭麦,“不许说了!”

要是再回忆昨晚,中午那顿饭真就没法吃了。

周棘识相地举双手投降。

“起吧,咱早点搭地铁去。”骆其清这才把枕头挪开,抽回腿,翻身下床。

站起来的时候双腿还在抖,怕被床上那家伙看见,他赶紧趿着拖鞋跑出去浴室。

历经三个假期,邢宇前天终于喜提驾照,于是一个电话打过来,非要喊他出去吃饭庆祝。

而骆其清支支吾吾了半天,最后还是坦白自己男朋友也在他家。

“靠,我还以为你说谈恋爱是诓我呢!”

于是事情就演变成了,邢宇让骆其清把男朋友带出来见一面。

在征询过男朋友本人意见之后,他也就答应了邢宇。

一阵拾掇,两人成功赶在十一点半前出了门。

“你不要有压力,就过去吃一顿饭。”骆其清怕周棘紧张,在等地铁的时候还安抚他:“他应该会喜欢你的,毕竟你开车也很牛逼。”

对于邢宇这种赛车迷来说,只要是喜欢赛车的都能成为朋友。

结果话音刚落,周棘忽然蹦出来一句:“有你喜欢就够了。”

骆其清听得一噎:“…请你正经。”

吃饭的地方选在了邢宇家附近的一家私房菜馆,他俩之前每回放假,隔三岔五就要去那吃一顿。

所以出了地铁站,骆其清轻车熟路地穿过大街小巷,踩着约定好的十二点把周棘带到了饭馆门口。

刚好碰见老板娘在门口跟隔壁店主唠嗑,老板娘还率先跟他打起招呼:

“小清来了啊,快进去吧,外头太热了。”说完,烫着卷发的老板娘又看见跟在旁边的周棘,笑道,“还带了新朋友?”

“嗯。”

骆其清扯着周棘衣角进门,很快又补充:“男朋友。”

上了二楼,他们直接走到最里面的小包间。

一推开门,就听见电视机里面传来解说员慷慨激昂的声音。

而邢宇正看得入迷。

骆其清当即也跟着瞄了眼屏幕:“哎,LRC已经开赛了?”

“来了啊。”

邢宇扭头冲两人打了招呼,然后才回骆其清的话:“对啊,今天都正赛了。”

稍微调小了一点音量,邢宇接着说:“唉,要不是这会机票天价,我绝对要过去看现场,哪里像现在这样只能看直播隔靴搔痒。”

“这成语是这么用的么?”骆其清把座位拉开,让周棘先坐,“而且你要去了,驾照估计又要到寒假才能拿。”

“也是哦。”

说话这会工夫,第一回合正赛已经进行到了中场部分。

“啧,这回多半又是北极星夺冠,这车队也是太恐怖了点。”不过骆其清说完之后,又对周棘眨了眨眼,“等我哪天也上去,拿个冠军回来给你。”

邢宇则是自动忽略掉小情侣的打情骂俏,接话道:“骆大爷,我等你这个冠军很久了。”

“别急,别急。”骆其清把转盘上的瓶装果汁拿下来,咬着吸管说,“等我再参加几个省赛,说不定就有车队看中我了。”

几个人围着赛车说个不停,直到菜上齐了,才终于换了其他话题。

这是邢宇跟周棘的第一次见面。

“咳咳。”

邢宇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戏,看着周棘,莫名多了种要把自家白菜卖出去的怅然:

“骆其清是我跟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哥们,你…”

他话还没说完,手机忽然一震,弹出来周棘给他发的图片信息,然后余光一扫。

“哥!周哥!哎呀都是一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。”

骆其清:?

邢宇已经变成了笑脸相迎:“这家伙就拜托给你了啊,你多担待着点,如果吵架了就大人不记小人过…”

看他这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,骆其清狐疑地凑过去开了周棘手机,翻出他们两个人的聊天框。

多余的话倒是还一句没有。

只有刚才周棘发过去的图片——

两个月之后澳门格兰披治大赛车的VIP门票。

“我去,原来你早有准备啊。”说完之后,骆其清又转头去看邢宇:“他一张门票就能把你给收买了?!”

邢宇反驳:“什么一张门票?那可是格兰披治大赛车的VIP啊!”

下个楼就能找车手要签名的那种VIP啊!

骆其清:“……”

不得不承认,周棘为了跟他身边的人搞好关系,也是下了血本。

这一顿饭下来,骆其清已经分不清邢宇究竟是谁的发小。

吃完饭,邢宇把两人送到路口的时候,还一口一个周哥叫得热络。

“周哥,以后常来玩啊!”

骆其清捏了捏眉心,看这便宜发小:“你待会不还有事么,赶快回去吧。”

周哥两个字已经要在他耳边余音绕梁了。

“那我走了啊。”邢宇挠了挠头,不过在抬脚往回走前,还不忘说出最关键的内容,“祝您俩百年好合长长久久!”

-

夜幕降临时分,步行街两侧已经挂上了亮闪闪的水晶灯条。

自从午饭之后,骆其清就一直带着周棘在市区里闲逛,从学校到商场,基本上把自己曾经的活动场所都又走了个遍。

最后来到了这条步行街。

“晚上想吃什么?”眼看着又要到下个饭点,周棘问他。

“看你想吃什么,这儿的东西对我来说都差不多。”骆其清点开美食攻略app,开始看起附近的推荐餐厅,“不过还是趁回学校前多尝点,那边物价真是看着都肉疼。”

“边走边看吧。”

没多久,他们就走到了步行街中间的小广场。

这会正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候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骆其清眼尖地注意到广场中央添了三个蓝色棚子,旁边还围着挺多人。

等再凑近点看,就发现棚前还摆着几个等人高的易拉宝,上面写着——七夕祈福活动。

“七夕?”这两个字让骆其清愣了一下,脱口而出,“今天是七夕?”

周棘回答很快:“后天。”

“哦哦…”骆其清松了口气,“那就好。”

他还以为两个人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情人节就这么草草结束了。

幸好。

而这个时候,旁边突然有一道很清脆的声音响起来:“两位有没有兴趣参加我们的活动呀?”

骆其清闻声转过头,就看见说话的是一个女生,模样看起来跟他们也差不多大。

“我们这里在做七夕祈福活动。”女孩子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,表情透露出我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的小得意,“不收费的,欢迎你们来参加!”

“好啊。”骆其清欣然答应,拉着周棘过去,“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

“跟我来。”

女生把他们带到大棚底下的一张桌子前面,然后从箱子里拿出两根红色飘带:

“这些飘带我们会在七夕节当天带去寺庙,帮你们挂到祈福树上。”

边说着,她又从旁边的笔筒里拿出来两支笔:“在上面写下愿望就好啦,什么都可以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接过东西,骆其清拉开塑料凳坐下去,埋头刷刷开始奋笔疾书。

看他这副边写还边遮掩模样,周棘弯了弯唇角,然后也坐到了他旁边开始写。

半分钟过去,等周棘合上笔盖的时候,骆其清已经写完了。

周棘:“写这么快?”

“对啊。”骆其清轻快地说,“毕竟我愿望明确的。”

“写了什么?”

“写了…不告诉你。”骆其清晃了晃食指,煞有介事道,“说了就不灵了。”

两人一齐把飘带交还给女孩,又跟她道了谢,然后才离开。

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女孩还跟旁边同为志愿者的好朋友分享:“他们真般配啊。”

但对于他们写下的愿望,女孩并无心偷看。

却最后还是在帮忙收纳进盒子里时无意瞥见,然后就被上面的内容吸引了目光:

一条飘带上的字迹飘逸,却字字分明。

[和周棘永远在一起吧]

而另一条飘带上字迹清隽,工工整整。

[骆其清得偿所愿]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